誠實劇透:S*Town 屎鎮

誠實劇透:S*Town 屎鎮

[Honest Spoiler] Podcast: S*Town

03/04/2017

ghost

本播客共七集,一次放出,已可下載全部 (https://stownpodcast.org)

第一集:

記者一直持續收到某人來信,此人住在阿拉巴馬某三線小鎮,這個小鎮偏僻破敗,衰草遍野,但竟有發生兇殺命案,全鎮皆知但無人報案。除此外還有各種警察野蠻執法、濫用警權的事蹟。記者某天真的給這位聽眾 John 回了電話,準備去小鎮一看究竟。記者來到前述阿拉巴馬小鎮 S-Town,為了不打草驚蛇悄悄會見了 John。他開車帶記者遊覽並給記者介紹這裡的情況。至於這裡為什麼叫 S-Town 也是不言自明的:Shit-Town。但記者仍將信將疑,覺得這裡發生被掩蓋的兇殺的可能性只有十八趴。

記者在小鎮裡了解 John 的生活以及調查,John 接近五十歲,未婚,祖傳手藝人,專業維修古代鐘錶。John 有錢,有很大的產業,良田白畝,非常 handy 在後院自製迷宮,還自建了秋千,收養了十幾條狗。記者自己走訪,起初以為 John 聲稱的被掩埋的兇殺是他的幻想,但直到遇到第二個說也親眼見到兇殺的小鎮居民:Skylar。她說兇手是本地土豪,之後自辯說是正當防衛,所以依然逍遙法外。記者相信這裡發生兇殺的可能性上升到八十趴。

第二集:

John 並不喜歡這個小鎮生活,他是堅定的無神論者,憤世嫉俗,自稱是 GAY,相信科學相信氣候變化。這麼 liberal 的人在這個小鎮當然不受歡迎,但他仍支持這裡的人生存下去,所謂涓滴效應。他常去一個紋身店,為了讓這裡繼續開張紋了滿背的大紋身。記者繼續走訪,終於得知 John 所謂的兇殺是怎麼一回事,原來是幾年前小鎮大趴體,有人喝醉酒打架,血流滿面,但並無人死亡。在記者對 John 說明了他的調查結果之後他表示無可奈何,在這個小鎮就是忘得快,埋得快。之後記者離去返回紐約,某天接到 Skylar 的電話:John 自殺了。

第三集:

記者聽聞了 John 的死訊非常震驚,因為前幾天還收到了 John 的來信(有關人類與氣候變化的話題)。他並沒有留下任何遺囑,所以必有爭議。John 自殺之前僅僅告訴了小鎮的書記員並且叫她不能告訴任何人,然後就服下氰化物。事後忽然出現了一個來自佛羅里達的表姐 Rita,幾十年沒見了也跑來想分一杯遺產。John 最親近的人叫 Tyler 是另外一個小鎮年輕人,人生悽苦,在紋身點打工,John 經常去紋身點照顧他生意,還雇用他到家裡剪花園打理屋子之類的雜役,傳授知識,對他很好簡直像兒子一樣。Tyler 看到 John 表姐 Rita 忽然出現表示不爽。記者也去參加了 John 的葬禮,在葬禮過後,Tyler 對記者說他下決心要保護 John 的母親和他的遺產,不能落入這個可疑的 Rita 的手裡。Tyler 悄悄潛入 John 的故居,偷出了所有文件以及電腦。棘手的是 John 沒留遺囑,而且別人都不知道 John 的遺產到底包括哪些。事件快要演變成了奪寶奇兵。

第四集:

記者回想 John 之前確實有準備自殺,但馬上轉移話題。法院判決 John 的遺產給了 Rita,但 John 據理力爭因為其中有一些財產其實是 Tyler 的私人財產。記者和 Tyler 相當懷疑 John 有藏了寶藏在哪裡等待發現。新的發現是 John 的文件裡有個名單,大概有十幾個人,是 John 希望他死之後由小鎮書記員給名單上的人打電話通知死訊的。其中一個叫 Allen 是 John 的老客戶,由一次修鐘錶認識,一見如故。他表示是他自己幾天後才發現 John 死了,並沒有接到書記員電話。記者挨個打電話發現名單前面的一半人都沒有接到小鎮書記員通知 John 去世的消息,或者是葬禮之後才收到,大約有某些貓膩在進行。Tyler 私自從 John 園子開走了他所謂是他財產的巴士和拖車,隨後就收到法庭警告以及盜竊財產的起訴(看來是 Rita 夫婦在佛羅里達收到了消息)。記者也去採訪了 Rita,Rita 展示了照片 2010 巴士就在 John 的園子裡,而Tyler 是 13 年之後才給 John 打工的,所以 Tyler 在說謊。記者想起之前的 Allen,就給他打電話,他告訴記者 John 死後這些種種奇怪和爭執,是有人在悄悄偷走了 John 藏起來的金子。記者又去採訪了小鎮書記員 Fay,但她聲稱確實及時挨個通知了名單所有人。記者又問了問 John 在最後時候有沒有提到家裡什麼財產,Fay 說是的 John 說了有金塊,放在冰箱裡,但她和警察去的時候並沒有找到,也許是 Tyler 竊走了。

第五集:

記者聖誕之前收到 Tyler 媽媽的留言說 Tyler 被逮捕了,九項重罪,包括盜竊拖車什麼的,還有偽造 John 的簽名把那些車賣了。記者回電話給 Tyler 祖母,了解了 Tyler 並不如意的生活,年少被父親家暴,受教育程度不高,經常處於被罰款-吊銷駕照-無證駕駛被抓-罰款的怪圈。不寻常的是 Rita 打電話給記者想要了解一些情況。我們得知 Rita 年輕時上學離開了阿拉巴馬這個所謂屎鎮,她與丈夫均已退休,她想告訴記者她並不是壞人。記者從 Rita 口中得知 John 的母親在 John 去世後反而輕鬆多了,不用住在 John 給她的陰暗小房間裡面,現在自己出門旅遊,甚至體重也漲了XD。我們得以從另外一個角度了解 John 死後的系列情形,Tyler 前述的 Rita 這個貪婪的表姐也許並不是真相。Rita 懷疑 Tyler 拿走了所謂 John 的金塊。值得留意的細節是 Rita 提到她聽說 John 胸前有金環掛在乳頭上表示她想要,但驗屍官說屍體已經不能碰了,Rita 說死了就死了,割下來也可以啊(囧)。Rita 相信當地警方在袒護 Tyler 因為這麼久了也沒逮捕 Tyler。記者想到 Tyler 困窘青年時代,好在有 John 像父親一樣幫他擦屁股,給他工作、請律師、傳授人生經驗。John 在多年前還有認識一位 Michael 也像現在的 Tyler 這麼吊兒郎當。記者去採訪現在住在曼哈頓的 Michael,他現在有家庭和孩子並不是失敗中年人。Michael 提到 John 當年對他很好,無償給他住幫他很多,但後來離開了。Michael 承認 Tyler 就是新版的自己,John 就是這麼關心別人。他認為 John 是 GAY 但並不介意,John 還有所謂「厭女症」。Michael 提出了一個 John 自殺的可能就是,Tyler 想跟女友認真的開始生活,搬出了 John 的家,導致 John 心灰意冷才服下毒藥。

第六集:

有一次跟 John 一起開車去賣披薩的時候偶然提到了他生命中某個男人,這段並沒有錄音因為 John 希望 off the record。那個未具名的男人有妻子和家庭,John 雇用他來家裡幹活相識,並且保持了一段時間的關係。後來記者去採訪了那個人,他說 John 備感孤獨,需要陪伴,後來無疾而終。John 葬禮之後有一天記者收到來信,作者叫 Olan 也住在阿拉巴馬,與 John 相識很久,但最近並沒有聯繫。記者就聯繫了他做了幾個小時的採訪。Olan 比 John 還要年長幾歲,他們相識於某個留言板,然後成了電話聊天的朋友。兩個獨身中年男子,具有相同的取向當然惺惺相惜。兩人通過電話和 Email 每天聯繫,Olan 得知 John 住的小鎮閉塞,並沒有供男男約會的場所,只好經常帶人回家,有時甚至帶來危險。Olan 特別喜歡電影斷背山,給 John 寄去了原著小說,John 看完都哭了。可惜後來兩人並未發展到實質關係因為有了爭執,Olan 覺得長時間的孤獨影響了 John 的情緒,變得偏激憤世,完全是抑鬱症的表現。兩人之後不再聯繫。最後 Olan 從別的網站知道 John 去世了。

第七集:

John 從小就喜歡鐘錶研究鐘錶甚至製造鐘錶。Bill 是他老顧客,買了 John 製造的各種鐘錶,全是精巧設計珠光寶氣華麗無比。John 的化學老師給記者展示了 John 送給他的生日禮物:日晷。記者折服於日晷的精巧工藝,甚至是根據這個老師家的經緯度設計的(準確對時),化學老師也泣不成聲。很多年前的某任小鎮書記員 Charlotte 告訴記者,早在 John 三十歲的時候他並不是這樣消極負面,那個時候小鎮欣欣向榮,John 每天都來市政廳參加討論,熱心樂觀。她與 John 還合作創過業,開了一個花園苗圃,但後來經營不善關門了,她說 John 其實更喜歡折騰花卉,而不是販賣花卉。關門之後還有經濟糾紛,再也沒有來往過。後來小鎮也失去光彩,腐敗叢生。John 三十歲以後的生活進入灰暗期,看不到光明的未來,全是社會崩壞、氣候變化之類的負面信息,因為沒人愛他,他把自己定義為「單方向同性戀者」(意思是沒人會喜歡他)。John 的不動產最終被 Rita 賣給了小鎮的 K3 公司(名字聽起來就很瞎),記者採訪 K3 老闆,他表示 John 是個悲劇人物,並不欣賞這個迷宮,如果是他也不會花這麼多錢蓋這麼個大迷宮在後院。記者在 Tyler 被逮捕之後沒再聯繫過,在開庭之前記者給 Tyler 打了電話問他是否真的有拿到 John 留下的金塊,Tyler 讓記者關掉錄音不然不告訴他(所以聽眾也無從知曉了🤔)。有個 John 的朋友也是鐘錶愛好者,告訴記者他見過 John 在屋後樹林裡面用水銀給金屬鍍金,這是一種古老的技術,因為水銀亂揮發危害比較大早已失傳,但 John 一直使用。記者又走訪了其他人,都說 John 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用這個技術,而且不用任何防護面罩。水銀吸入中毒是很嚴重的,導致精神方面疾病概率相當高。這或許可以解釋 John 抑鬱症最終自殺。但這並不能得到確認,水銀在人體很難檢測,John 的童年也不幸,父親早逝,與母親相依為命,水銀並不一定就是全部病因。John 曾經還告訴現任小鎮書記員,他做了很不好的事情,結果只是在身後紋了巨大的紋身。從 Tyler處得知 John 去紋身店找他紋身,一方面是照顧他生意,另一方面也是尋求痛苦,在背後紋了又在原先進出上又紋身,還要做乳頭穿刺就為了疼痛感更強。John 就是這麼一個悲劇人物,記者在他電腦裡找到了自殺前寫的日誌,他說自己空有五車的科學知識,卻得不到別人的愛。在各種因素匯聚之後 John 無法感到人生是快樂的而選擇自殺,而他不留遺囑又帶來了無法想像的麻煩。

Read more posts from this site.